豆_烟青荼白

红尘如水我如鱼,鱼儿生来水中居。六欲驳杂堪无碍,一朝澄澈倒为虚。

诸君打扰了,我有个问题……


最近真的因为蜜汁原因重回希神坑,然后超级想写啊十八,hermollo(赫波)的啊十八。

那种,弓弦与琴弦,青年的汗水与橄榄油,绿叶掩映下的深潭,金杖与银箭……(胡言乱语(相比于雅阿尔的纯爱cb,赫波就是适合打炮啊!!!(暴言


所以吃hermollo的诸君不会觉得我渎神啊……之类的?(小声)


(是个flag,几日删)

#希腊神话表情包合集#第四弹

阿尔忒弥斯专场,包括之前没放过的一张耳语惨案梗和几分钟前新鲜出炉的。梗全部来自于相关神话故事。p10无恶意。形象为私设,不来源于任何衍生动漫。

别问我为啥只有p8画了衣服……因为我懒。而且这些熊猫头几乎都没身子,强行巴着俩肩膀画衣服有点傻。


附上之前的:

第一弹:兄弟/姐弟吐槽大会

第二弹:“阿门”系列(不全是希神)

第三弹:耳语惨案系列

八声甘州·梦乘舟海上饮潮涛


梦乘舟海上饮潮涛,浪作铁金声。正霜天凉夜,飞星有恨,残月无明。坐起捉灯阅看,十五部琳琼。观卷中人物,皆是豪英。


最是愁城难断,若四方黯淡,河岳飘轻。塞边来鸿雁,悰绪寄云萍。问西风、西风长叹,为今番、千里送君行。 江湖外、一蓬归处,会向来生。




大半天过去了。我果然还是……想说点什么。

从昨天晚上起心不在焉,上午考试的时候也心情低落,差点延迟交卷。

很奇怪。我应该已经见过许多知名人物的去世了,但是除了本能的惋惜之外,这么难过还是第一次。

我大概初三的时候,某次在学校图书馆咸鱼的时候看到了《射雕英雄传》——那是我读的第一部金庸武侠。之前我都是听说过,瞟过几眼电视里放的剧,但是没自己真正读过。(话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记得初中时偷看过我妈手机屏幕,看到她给我爸的通讯录备注就是“黄老邪”,很神奇。这可能也是我看射雕时对桃花岛众人有谜之好感的一部分原因?)

我还记得那版射雕分成了四本,封面主色是白色,插图是像老连环画一样只有勾线却很精致的画风。图书馆一次只能借两本书,于是我快快地看完前两本,过几天再借后两本。

图书馆的老师说:你们快中考了吧,还看小说啊?

那时候我确实是比较不知死活。幸好我们那届中考比较神奇,我凭运气和临阵磨枪考了个不错的成绩,摸上了现在的高中。

然后我把那一版的射雕自己买了一套放在家里,顺便也买了《神雕侠侣》和《笑傲江湖》。我终于在图书馆以外的地方拥有这些书了。

(严格来讲我不是个资深的金庸武侠读者,因为那十五部书里我可能,算上听的广播,也只看了四部半。但是我早晚会把它们全部看完的。可能有人确实觉得武侠只是市井爽文吧,但是我也确实很爱这类)

不管过没过中二期,江湖这个东西一直对我很有吸引力。看书的时候会觉得,有那样一群人仗义行侠、豪气干云、脚踏河山万里、心怀家国天下,真是太好了。我总感觉金庸的江湖是一个我想要去的地方。


总之……老先生,江湖路远,来生珍重。

【希神/脑洞概述】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的奋斗(沙雕吐槽爽文)

哈哈!我忙完一段了!大愉悦!!!终于可以写脑洞了!


此文又名:大噶好我系希腊猎神,想问一哈被不知哪里来的原创穿越女主骗了身子(bu)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等不到我就直接去打架了。(大雾)


故事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突然想起几年前在jjwxc看过的一篇古早希神同人,那篇同人曾经带给我的痛苦也跟着重回了我的记忆中。该同人五个字标题,这里不提,因为毕竟我不是要针对它,而是以它为引吐槽一些同人中的常见现象。我的愤怒催生了这个脑洞。大概设想是以史诗正剧之名行沙雕吐槽之实,附带疯狂玩梗。如果诸君有什么意见建议的话请在评论区与我谈笑风生好吗?比心。


先说说背景。我误食的那篇同人大概设定是女主重生胎穿(没错就是穿越成了胚胎期的)阿尔忒弥斯,并开始了“打翻雅典娜,斗倒赫拉”(文案原文)以及嫖阿波罗和哈迪斯的开挂玛丽苏路程。就算抛开我对jj网文的成见,这同人也是十成十地ooc+各方面透露出作者无知了啊!希腊神话里好不容易在诸多骨科里出俩正常siblings亲情的,作者你这么喜欢姐弟,宙斯赫拉也是姐弟啊?你觉得阿尔忒弥斯和赫拉能随随便便搞倒对方吗确定宙斯不会管?你觉得阿波罗这种不输他爹的花心大萝卜会愿意结婚(想学他爹当情圣结果撩法还不如他爹)?你觉得哪个胆儿肥的敢娶发过誓的处女神(你当神话里的誓是随便发的)?你当斯提克斯是条死河吗?人家爱单身单身,人家就是对厄洛斯的箭免疫,你写个神话同人写谁不好非写这原作钦定不爱男人的?心理扭曲吗?而且你女主成了阿尔忒弥斯,请问原来的阿尔忒弥斯到哪里去了?灵魂就湮灭了吗?我可要心疼一波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某美踝的暗夜女神了——敢情人家千辛万苦生下双胞胎就是为了让你女主穿成一个再和另外一个上演俄耳浦斯教辑语同款剧情的?


因此我这脑洞的构想就是:关于被莫名其妙夺了舍的阿尔忒弥斯如何经过奋斗成功“回到自己身躯”的故事。

大概不是什么严肃文学,如果诸君看着爽了给我评论个哈哈哈我就很满足。我对我本人的三观还是相当有自信,但是鉴于神话的时代背景,这篇文(尽管主角为女性且企图表现选择自由的重要性,但是)大约不会特别强调feminism这方面的东西。不会像我几年前在贴吧写的东西那么刻意俗套,但是确实定位还是反苏爽文。(可能有些剧情会不那么爽?谁知道呢)


鉴于胎穿设定不便于操作原阿尔忒弥斯的人物性格,我打算把设定微调成“某天阿尔忒弥斯打猎的时候突然昏过去然后醒来发现自己的躯壳被穿越女主霸占”。至于失去身躯的阿尔忒弥斯如何在物质世界中有实感地存在?这就涉及到著名的大熊星座原身——宁芙卡里斯托了。神话中卡里斯托是追随阿尔忒弥斯的女伴,后被化身为阿尔忒弥斯的宙斯强暴怀孕,又因此受到惩罚云云。

选卡里斯托一来是方便圆上神话剧情,二来是她和阿尔忒弥斯(之前)关系不错,第三一个呢就是我个人还是很心疼卡里斯托的,因此给她加点戏。另外,我查到有文献说卡里斯托(Kalliste)可能本来是阿尔忒弥斯的一个修饰语(“most beautiful”,意思差不多相当于修饰雅典娜的“灰眼睛的”这种),后来才在神话里作为她的随侍女伴出现。设想阿尔忒弥斯意识管不住自己脾气的时候卡里斯托意识会在旁边轻轻安抚她或者提些建议之类,大概类似于精神疾病患者两个人格的颅内对话。另外因为卡里斯托是普通宁芙,因此各项能力和身体强度都肯定和神有区别,比如无法任意变形、无法自由进入阴冷冥界等等,所以真阿尔忒弥斯适应这个身躯的过程大约会具有“王子与贫儿”式的戏剧性。

因此这方面我的构想是:卡里斯托本来跟着阿尔忒弥斯和其他宁芙一起打猎游玩,但是阿尔忒弥斯突然昏迷醒来后就性情大变,搞得卡里斯托很不高兴觉得自家爱豆贞洁女神的形象被毁了,于是默默离开她们自己单飞。于是几个月后,离开自己身躯的真阿尔忒弥斯的意识在卡里斯托的身躯里醒来,并听到了卡里斯托本人意识的微弱呼唤,因此在(外人看来是精分对话)的一番交谈后了解了自己目前处于什么情况。而此时距离穿越女主占领她的身躯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因此她已经用阿尔忒弥斯的身躯与身份做了很多会让卡里斯托身躯内的阿尔忒弥斯狂怒的事情,包括和原来关系友好的雅典娜把关系搞臭、到处挑衅其他神、跟本来很支持她单身事业的兄弟强行你侬我侬、霸道地抢了月亮女神塞勒涅的神职、很久不去看望自己母亲等等。于是在差不多理清了故事情节之后,阿尔忒弥斯和卡里斯托的意识达成了一个协定,就是她们(在阿尔忒弥斯夺回自己身躯之前)共用卡里斯托的身躯。根据希神里起复合名及别名的规律(比如阿芙洛狄忒-库忒瑞亚、帕拉斯-雅典娜-特里托革尼亚),加上如前所说这名字本身就可以作为修饰语,这个时候的(一体双魂的)卡里斯托可以被称为“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就是我标题的由来。

然后关于宙斯那个情节,神话中卡里斯托怀孕后是被阿尔忒弥斯驱逐了的,尽管被强暴并不是她的错……这点我其实还挺耿耿于怀的。所以这里阿尔忒弥斯进入卡里斯托身躯的时间点大概是在强暴事件发生之前,同时由于阿尔忒弥斯意识的存在,命运轨迹将被改写,因此这段情节也就不会发生了。


当然关于这点我还有一个废案,虽然考虑合理性以及自己描写情感转折的能力之后还是弃掉了……索性放在这里,博诸君一笑。

是说,阿尔忒弥斯意识进入的时候卡里斯托其实已经怀孕几个月了,而这就是她单独待着的原因(此处时间线:真阿尔忒弥斯赶走怀孕的卡里斯托>伪阿尔忒弥斯夺走身躯>真阿尔忒弥斯在怀孕几个月的卡里斯托身躯中醒来)。而在一方面嫌恶这个怀孕妇女的身躯一方面又对自己借用了曾被自己驱逐的人的身躯感到有些微妙,怀着复杂心情的阿尔忒弥斯在与卡里斯托的意识共享身躯+相处,并共同经历了生产的疼痛后,突然意识到了之前一直被自己所鄙视的陷入爱情与婚姻的女性的苦楚,于是在心底默默原谅了卡里斯托背叛守贞誓言的过错。

……当然,这样就太OOC了,毕竟神话里阿尔忒弥斯就是一个对失贞女子残忍冷血且脾气大的女神。所以这脑洞废了。拜拜。


随着穿越女主(索性称其为“伪阿尔忒弥斯”)的到来,不可捉摸的玛丽苏之力也开始影响神话的世界,而其他神们虽然一开始意识到阿尔忒弥斯好像有那么些不对劲,但很长一段时间下来也逐渐跟着伪阿尔忒弥斯有意设置的剧情走了。比如赫拉总被伪阿尔忒弥斯怼感觉很烦但是因为她俩本来关系就不好所以她也没怀疑什么,阿芙洛狄忒光顾着幸灾乐祸阿尔忒弥斯也中了爱情的招儿而没觉得哪里不对,而宙斯作为被荷马称为智慧神的众神之王当然也是觉得自己女儿突然这么搞事真的很谜但是他懒得管这事只要不闹到他面前。至于平白被夺了日月神职位的赫利俄斯和塞勒涅兄妹当然憋着一肚子气,但是委屈归委屈,他俩完全无法正面刚伪阿尔忒弥斯,因此失去神职后只能安身于剩下一个姐妹曙光女神厄俄斯的圣殿里无所事事。可以想象顶着卡里斯托皮的真阿尔忒弥斯看到穿越女主用自己的身躯做这种崩人设的事情的时候该有多愤怒。可是她又不可能直接上去说啊毕竟没人会相信的,就算神话背景下这种换魂情节也显得很离奇啊,毕竟古希腊一般都直接变形的不搞夺舍这套。

当然在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锲而不舍寻找夺回身躯的方法时,她幸运地也发现了还是有一些神相信卡里斯托身躯里真的装了个阿尔忒弥斯意识的。最肯定知道真相的就是摩伊拉,命运三姐妹,可惜她们遗世独立没人能找得到,因此这仨证人相当于没有。再有就是和真阿尔忒弥斯关系不错但是被伪阿尔忒弥斯当仇人怼的,比如雅典娜,她早就奇怪于为何自家姐妹突然性情大变。而且身为智慧女神她的理解能力也相当高,于是通过一些测试方法证明了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的身份,并同意帮助真阿尔忒弥斯夺回身躯。以及阿波罗,所谓血亲感应这种他自觉觉得伪阿尔忒弥斯真的太奇怪了,好歹当年眼见着她向宙斯要求永恒的贞洁,于是他一边与伪阿尔忒弥斯虚以委蛇一边自己想破头想不出到底发生了啥,直到通过雅典娜了解到了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的存在。当然还有勒托,作为阿尔忒弥斯的亲妈她肯定能通过母亲本能感觉到自己女儿不一样了。这段具体她怎么发现的我灵感所致写了一段,附在下面(当然假如我能写出正文的话可能还会修改):


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轻手轻脚地走进勒托的神殿。暗夜女神正倚着床沉沉睡着,她面颊上有些许泪痕一路蜿蜒进美丽的秀发,那是思念留下的痕迹。曾经她光明的儿女来探望她时,神殿总会盈满欢声笑语,而此时万籁俱寂,唯有“伪阿尔忒弥斯”的银色车轮从天边掠过。阿尔忒弥斯见到母亲,汹涌的感情充塞胸腔,令她不顾一切地弯下身、将头靠在母亲的膝上。

女神勒托在睡梦中喃喃道:“……我的孩子……是你吗,阿尔忒弥斯?”她隐约感到有人靠在她怀中,轻柔的动作像极了她的女儿——曾经值得她自豪的一双儿女,在运用蛮横的威胁从赫利俄斯与塞勒涅手中夺走日月神职后,竟再也没来看望过她。

这样想着,女神勒托睁开了眼,看到了膝上的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她先唤:“我持金箭的女儿啊!”待看清来者那陌生的面目,又惊而问道,“——你是谁?”

阿尔忒弥斯的意识再无法抑制自己。泪水从卡里斯托的面颊上淌落:“亲爱的母亲勒托!请看看我、请触碰我,我不是一个虚像……如果您用眼睛无法认出我,就请用您的心来分辨——我是阿尔忒弥斯。”

勒托起先感到无比惊诧,但当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含着悲愤讲述某个恶女人如何夺走了她原本的身躯、她又是如何得以借卡里斯托的身躯存在于世、以及她如何在雅典娜的帮助下攀上奥林匹斯山之后,暗夜女神终于明白了她以及众神是受到了多么丑恶的蒙骗。


之后大概就是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自证身份(大概类似于《奥德赛》最后奥德修斯回到家后如何让妻子认出自己的那种测试),比如展示伪阿尔忒弥斯根本做不到的百发百中神箭法、和(因为动物直觉敏锐而一直和伪阿尔忒弥斯不那么亲近的)猎犬们亲密相处等等,加上雅典娜、勒托、阿波罗、赫利俄斯、塞勒涅等神从旁解释,最终成功拆穿伪阿尔忒弥斯实际上是穿越女主的事实。


揭露了真相,最后真阿尔忒弥斯当然还是要想办法回到自己身躯。由于穿越女主的能力不同于神话中的众神所熟悉的超能力,因此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将她的意识分离出来。当然最后经过一番折腾真阿尔忒弥斯的意识肯定是把伪阿尔忒弥斯的意识赶出了自己的身躯,这段具体怎么操作我还在构思。总之结局皆大欢喜,大家都搞清楚整个事情经过后阿尔忒弥斯继续快乐单身,为了感谢卡里斯托她保留了卡里斯忒这个名字作为自己在人间的别名(这一点我把该别名的历史变迁过程本末倒置了一下,为了剧情需要),卡里斯托也顺利归队,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回森林里撒欢儿。



ps.

人设尽量依照神话,文献中未提及的部分会尽量避免描写,但主要角色会有些许私设。

先说外貌。比如很多动漫里画宙斯金发or银发、波赛冬蓝发,但是根据荷马史诗宙斯是黑眉毛,波赛冬是“黑发神”,那么我这里他俩就都是黑发。阿尔忒弥斯总被描述为“少年一般的少女”,所以我这里她是比较健美的,个子高大、长手长脚(要是不强壮的话背着个纯金的弓、驾着纯金战车到处跑你当玩儿呢)。以及阿波罗金发,再加上好像哪个古希腊戏剧还是什么地方有说阿尔忒弥斯是金黄头发,那么我这里设定阿尔忒弥斯长得差不多是个性转版阿波罗,但是眼睛是象征自然的绿色。还有神话文献里也没明说长相的,比如很多人都爱画成紫发or棕发的雅典娜,我这里也会尽量避免描写,实在不行就只说发型(x)。或者按油画里,女神一律金棕色可能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太符合我个人爱好而且脑补起来不方便区分。至于卡里斯托,人设也有普通的棕色or栗色头发的,毕竟她后面变成那只熊给人印象很深刻。我这里索性用那种看起来很温暖的栗色。当然以上一大段话只是为了方便诸君脑补,毕竟我要写文又不是画图。(醒醒大纲都5k多字了你还有动力写文吗)

虽然我蛮喜欢阿尔忒弥斯,但是这不代表我不知道她并不是什么温柔又讨喜的性格。要论心眼她比雅典娜小,发起脾气来放野兽毁人家国家,diss起自己亲弟来难听得一批,被赫拉打了还要找老爸哭。但是我这脑洞主要想表达的是,就算阿尔忒弥斯又凶又冲动又嘴欠,也不代表原创女主就有权霸占她的身躯、崩她的人设。见过不止一个人发表类似于“处女神凭什么不能享受爱情啊”这种言论,我只想说——人家不需要男人,也轮不到你来怜悯人家。(为什么我不提百合?因为古希腊男同性恋虽然广泛存在但是也不至于到现在所号召要达到的那种与男女爱情毫无分别的平等,而明示的女同性恋反正我是没看到过记载——一起摘花洗澡那种不算——因此处女神这个定义我有理由相信指的是拒绝男女间的爱情。就我个人来说,我确实不能理解处女神BGcp,但GL精神cp或cb可以接受)


pps.

虽然我本人是个赫波&雅阿尔党,但是我保证这篇文完全主阿尔忒弥斯-卡里斯忒,主线剧情就是阿尔忒弥斯&卡里斯托两个意识共用着卡里斯托的身躯一本正经搞笑+与穿越女主斗智斗勇。文里不会出现任何cp,也不会有雅典娜x阿尔忒弥斯、阿尔忒弥斯x卡里斯托、赫耳墨斯x阿波罗这些cp的明示暗示,除神话明说的爱情或婚姻关系(如宙斯x赫拉、哈迪斯x珀耳塞福涅,阿瑞斯x阿芙洛狄忒)外大家都是亲情or友情向。想看cp的tag里粮食多多,我就不献丑了。


啊……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最后,再一次地,求kudos及各种意见建议!(薛定谔的鸽子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打死)


是一些自p的MJJ表情包。








只有玉箫和毒龙的,可能有点cp倾向吧但是不打tag了。








附同款希腊神话表情包:戳戳

(彻夜补craig+上一天课有点亢奋让我爬上来冒泡+bb几句个人三观)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雷双阿cp啊。




两个问题:


Q1: “我就觉得他们般配怎么了?”好那我也有问题要问。一个原作明确说了不会和男人产生爱情的角色,你强行改变她的原则和人生价值观,你良心不会疼吗?



Q2: “处女神就没资格谈恋爱了吗?”问得好,但是你要知道这个所谓的资格是人家自己不要的,因为人家确实不想谈恋爱。这轮不到你来怜悯。








(为什么不说百合?因为古希腊那种能结婚的爱情指的都是BG爱情,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她发的誓中的爱情也是指这一类爱情)












(已加入置顶简介4.0套餐)

#希腊神话表情包合集#第三弹


*是自己私设的诸神人设,与任何神话衍生作品或同人无关


p1-2赫拉

p3-4哈迪斯

p5阿波罗

p6-7阿尔忒弥斯

p8-9雅典娜

p10是……无助的我(眼神暗示)


(用电脑软件画图比手机x图秀秀好用多了(落泪


第一弹:吐槽大会

第二弹:“阿门”系列


#现代诗#殉道者(Martyr)

没错,我豆二狗又来拿自己的破诗混更了。

依然是手欠加了个英文版,自己翻译自己的诗是真的窒息……尤其押韵,简直令人头疼。果然中翻英还是需要水平,就算语法没问题读起来也依然很奇怪。没办法,非母语真的不如母语写起来舒适……猛狗落泪。



【殉道者】


请听,火焰正哔剥轻响

焦树枝也曾迎风摇荡

惨白的巨人在天边舞蹈

它们胸膛空虚、手脚冰凉

请看,巨人的骨头叠成坟茔

预备着将我埋葬


因众人皆处囚笼

我却兀自生出翅膀

因众人皆矇昧喑哑

我的唇舌却亲吻太阳

因众人的尸骸杂草丛生

我却以玫瑰藤编织诗行


尽管用火将我焚烧

请听,我在烈焰中歌唱

比永夜还要长的

是余烬里新生出的一支柳

请看,我躯体成灰

灵魂却不朽




Martyr


Listen the crackle of flames and wood

firewood used to be sway in wind

Here from sky come the pale giants

dancing with cold limbs and empty hearts

Watch their bones building a tomb

waiting for me to be buried


For chains on them*

and for wings on my back

For their silence within midnight

and for my lips tasting sunlight

For their body covering by weeds

and for my verse weaving by rose plants


Light the fire and make me burned

Hear my song when flames shot

With daybreak, the night will end

From embers, a bud will sprout

Let my ashes disperse with fog

but spirit eternal like rock


*为了句式和韵律感没直译cage而是换成所表达情感差不多的chains,笼子和锁链反正都是那个意思……啊。(烟)

#鬼吹灯/哨楼#两白头

-本篇已补档于哨楼及陈独本人产出汇总

*给君铁柱 @君道悟 的高考贺文!抱歉拖了这么久,趁着国庆假期终于肝出来了……粗制滥造请理解!铁柱车神是不是也该产粮了嘿嘿、嘿嘿嘿?(眼神疯狂暗示)

*铁柱说要甜……嗯……陷入沉思。甜不甜自由心证吧。时间是鹧鸪哨把老羊皮兄弟托付给陈瞎子之后半年、一年的样子,俩人都年轻得很,此时陈瞎子应该二十岁左右,鹧鸪哨比他小几岁,所以和怒晴时期比更活泼一些。有脑补与魔改及钻空子。尝试了新的叙事风格,题目和题记都是自己胡诌的。期待评论谈笑风生!

*上网查了,湖南湘阴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冬季温度一般零摄氏度左右,然后降雪这个天气现象是一般负三到零摄氏度的时候会有成型的六角雪花。(这个狗怎么p大点事儿都要上网查有没有常识啊x)

*写文BGM是祖娅纳惜小姐姐唱的《易水诀》,这个版本超级好听了,吹爆!



「朔雪同风一碧落,寒山共我两白头。」

————————————————


南方的冬天从来不太冷,偶尔有雪,也是细细屑屑的,夜里下过了,次日清早就消融不见。

陈瞎子出身湖南湘阴,前半辈子几乎没怎么见过真正的下雪天。可巧的是,在他的记忆里,能算作大阵仗的几场雪往往与某个人联系在一起。

就现在,他偎在四九城的城墙脚下,仿佛记起很久以前的某个冬夜,有人踏过陈家老宅院内层叠的积雪,向他徐徐走来。

————————————————


有人叩响门环,将陈玉楼从浅眠中惊醒。他提了小神锋,开了门,就见鹧鸪哨挟着一身风雪撞了进来,半张脸隐在斗笠阴影里,只露瘦削下颌,一时竟教人差点认不出。得亏陈玉楼前些日子收到信儿,才知道他这结义兄弟近日会来拜访。

只是没想到,鹧鸪哨挑了这么个夜深人静的时候。

“陈兄这宅子真是幽静。”鹧鸪哨卸了那累赘的斗笠,露出本来面目,“小弟我一路过来,竟没遇上什么人。”他浑身散发寒气,只穿单衣的陈玉楼与他贴身站着却不嫌冷,只想着今年的雪可比往年厉害多了,实属罕见。

“是贤弟来得巧。临近年关,家里的人比平时少得很。”陈玉楼这话倒是不假——寻常人家都是过年时最热闹,唯他父母过世、无兄弟姐妹,手下群盗又不与他一起住,自然越到年底越冷清。不过鹧鸪哨武艺超群,就算在平时,避开巡夜的下人潜进此地怕也并非难事。

“不知贤弟此番可是有什么要紧事与为兄商量?”

“小弟办事碰巧路过湘阴,顺路来看看上回托陈兄照拂的那羊倌两兄弟。”

陈玉楼有点想笑。他告诉鹧鸪哨那哥俩儿没什么大本事,好在听话肯吃苦,混得也算不错。他又说贤弟从何时起说话这么爱绕弯子,这大半夜的顺路顺到我陈某人门口,便直说是来与我叙旧的也无妨啊。

搬山道人一脉祖籍在沙漠深处的扎格拉玛双黑山,然而入中原多年,也沾染了不少汉人习俗。在年节前后走访亲友自然也算其中一项。听了陈玉楼后一句半调侃的话,鹧鸪哨从善如流道:“那可叨扰陈兄了。”

难得一个雪夜,又遇友人来访,陈玉楼也不睡了。他二人兴之所至,索性披了外衣去到院中,效仿那古代名士提灯映雪的风雅。


月光下,树是黑的、雪是白的。雪安静地下着,给人的视野罩上一层朦胧。

“从前我跟着师父学艺的时候,也见过这么一场大雪。”陈玉楼忽然说,“我夜里偷摸开了窗,让雪花飘进来……我很兴奋,甚至不觉得冷。可惜那回你不在。”他的一双夜眼在夜幕下微微发亮,还没有日后的精明,倒不至于教人想起野兽的眼睛。

“后来怎样?”鹧鸪哨

“后来么……受了风寒,罚抄《道德经》三遍。”陈玉楼想到受罚,又想到了师父,想笑,又有些黯然。

他二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儿——搬山卸岭的机宜都被有意无意地避开,剩下的尽是些共同的回忆或如寻常少年人般的琐事。后来站累了,便在屋檐下挨着坐下来。再后来,聊着聊着,陈玉楼的困意袭来,教他声音逐渐低了下去,末了化作轻缓的呼吸。

鹧鸪哨年纪虽轻,这时却显得很会照顾人,他不动声色地倾了倾身,让陈玉楼的脑袋靠在自己肩头。

自师父仙逝、自己下山继承家业当上卸岭盗魁起,陈玉楼就没怎么睡过饱觉了——黑白道上有那么多事情要操心,他只恨一天没有十三个时辰。然而此时偎着鹧鸪哨的肩,对着一庭白雪,他竟安稳入梦,沉沉直睡到次日清晨。


陈玉楼转醒时,雪已经停了。他身子有些僵,却不像受了寒,原是身上同鹧鸪哨一起覆着他那件棉氅的缘故。

他这一动弹也弄醒了鹧鸪哨。后者偏过头来,眼底漾起些柔和的情绪。陈玉楼与他对望片刻,又像得着什么乐趣一般轻声笑起来。

“陈兄在笑什么?”

“倒也没什么。只是昨夜梦见些旧事,忽觉许久没有如此自在罢了。”


离除夕还有几天,附近村镇里已然有性急的顽童放起了爆竹;噼里啪啦的炸裂声惊飞了几只寒鸟,它们簌簌地扑着翅,筛下些许未及消融的夜雪。

此时此刻,天色欲明未明、万物欲醒未醒,正待霞光刺破云雾,照彻这山河人间。


————————点题分割线————————


南方的雪下得细小,而在北方就不一样了——北方有毛绒绒的大团雪花,裹在刀子样的凛风里,迎着人头脸冲撞,或落在树上地上墙头上,厚厚地压一层又一层。陈瞎子沿着老皇城根儿一路走来,积雪的冷从鞋底渗入,像冰虫子咬得他脚生疼。盲杖探雪敲不出声音,只捅了一个个他看不见的小坑,很快又被新的雪填平。

风雪糊了他的耳朵,如此寒夜里也再不会有什么叩门声,引他去迎那不归的故人。


—完—


我最后说一句。

题目及题记“寒山共我两白头”,是想说老年瞎子与山“两白头”,也就是没有哨子,本质还是虐……

望诸君别打我。


喜提一天假期,爬上来祝诸君中秋节快乐!



朝中措·中秋


朝云霏烂暮云羞。冰镜换银钩。

几处灯花明暗,一江月影沉浮。

青天人世,金蟾玉兔,桂子安榴。

应幸故交常在,鱼书寄话清秋。